交通運輸部主管  中國交通報社主辦

中國交通新聞網首頁  > 人物

苗曉紅:我是藍天的女兒

2019-08-08 17:29:07 來源:中國交通新聞網 作者:劉鳳云

苗曉紅創作的第一本著作的書名,叫《我是藍天的女兒》。她之所以給她的處女作起這樣一個名字,是因為她的一生,從少年時代起,就將自己交給了祖國的藍天。

同為飛行員的劉鳳云與苗曉紅。

從小立志擁抱藍天

對中國30、40和少數50后的人來說,拉斯科娃的名字并不陌生,她撰寫的《一個女領航員的筆記》,1953年由時代出版社出版。該書出版后頗受中國青少年的歡迎,尤其對熱愛航空的女青年影響深遠,它是苗曉紅最喜愛的圖書,相伴至今,也影響至今。

拉斯科娃是蘇聯第一個女領航員,創造過多項世界紀錄,也多次死里逃生,在衛國戰爭中英勇犧牲,是《蘇聯英雄》稱號獲得者,是苗曉紅小時崇拜的偶像。那時她就暗下決心,長大后如有機會,一定像她那樣,擁抱藍天,做祖國藍天的女兒。

苗曉紅在她編寫的《中外早期婦女航空史話》中,動情地介紹了偶像的生平事跡。該書序作者在序中指出,苗曉紅是在用情寫作,拉斯科娃這一節用情最深。足見拉斯科娃對她影響之大了。

為上藍天闖難關經考驗

1956年5月,苗曉紅以全優成績畢業于濟南市三中,準備參加高考。正在這時,空軍來校招收男女飛行員。從小立志藍天的苗曉紅毫不猶豫的瞞著家人報名應征。通過極為嚴格的體檢和政審,她被錄取。望女成鳳的父親得知女兒放棄高考而報名當兵的消息后,趕到學校,力阻女兒當兵,讓她參加高考。一心想上天的苗曉紅不改初心,不聽父命。父親見女兒執意當飛行員,便以斷絕父女關系相要挾。面對父親的要挾,苗曉紅仍不動搖,她違背父命,毅然踏上通往藍天的路,前往徐州空軍五預校報到。

預校生活,并不像想象中的美好,除了高強度的隊列訓練,緊急集合,晚上急行軍,以及滾輪、旋梯等體育項目外,休息日還要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。一般女生很難適應這“煉獄”般的生活,有人被淘汰。苗曉紅也不適應,但為了上天,她咬牙挺著,不僅能完成所有課目,勞動時還給自己加量,其他女學員擔兩筐土,她挑四筐。肩膀磨破了,也不叫苦叫累。由于她處處事事表現突出,同年12月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是116名女學員中,被吸收入黨的四名黨員之一。

1957年初,苗曉紅轉入長春二航校學習飛行。飛行首日,過度興奮的她,卻闖了禍。滑行時因剎車過猛“拿了大頂”(機頭沖下,機尾翹起),打壞了螺旋槳,造成地面事故。這次事故雖是教員的責任,但卻讓她背上沉重包袱。教員帶她時,她總是縮手縮腳,不敢大膽操作。結果落下飛行進度,遲遲放不了單飛,面臨被淘汰的危險。關鍵時刻,第一批女飛行員陳志英大姐的一番話,使她清醒,挽救了她的飛行生命。大姐說:“你放棄高考,與父親決裂,預校吃那么多苦,為了什么?不就是為了能上藍天飛行嗎?你這樣下去,你還想不想飛?”自此之后,苗曉紅放下包袱,不僅趕上了進度,還進入優秀學員行列。畢業時不僅被評為五好學員,還立了三等功。當立功喜報寄到老家時,父親才以女兒為榮,恢復了父女關系。

翱翔藍天 報效祖國

1958年底,,苗曉紅航校畢業后,分到鄭州空軍某部,不久調到北京空軍專機部隊,到部隊后,工作生活比較順利,在同批姐妹中,她是較早被培養為機長和飛行教員的,也是較早執行飛行任務的。她在該部隊飛行了30年,近5000小時,執行過專機、救災、科研、軍事運輸等飛行任務。在眾多飛行任務中,有以下四次令她難忘。

飛越天安門,飽覽首都節日盛況。1959年,國慶十周年前一天下午四點多鐘,大隊領導通知她到領航室下達任務,她萬萬沒想到,是讓她作為副駕駛和中隊長李桂森一道,執行飛越天安門的特殊任務。她以為是夢,但大隊長的聲音使她感受到不是夢,而是真真切切的一次極為特殊的光榮任務,他說:“今晚七點半,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的攝影師和一批畫報社記者,要乘坐你們的飛機,到天安門上空觀察地形,選擇最佳攝影位置,為明天的實拍做準備。”下達完任務后,苗曉紅久久平靜不下來,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執行任務,又是這么重要的任務,,這是黨和人民對她最大的信任啊,怎能不激動呢。

當晚七點半,他們機組載著近20名攝影師和記者從西郊機場起飛,按計劃航線,經豐臺飛向楊村機場,再轉向通縣機場,通場后沿長安街向西飛,快到天安門東側后轉問南,到前門后再轉向西,快到西長安街時,再向北飛到天安門西側后原路返航,等于繞飛天安門廣場兩次,飛行時間近半個小時。。

國慶前夕的北京夜晚,已是華燈齊放,一派節日景象。長安街似地上銀河,鑲嵌在燈的海洋之中;天安門廣場已聚滿了彩排的群眾,他們拉起橫幅,打著燈籠紅旗,在廣場上歡歌起舞。天安門城樓的燈光,尤其是那八盞大紅宮燈,紛外耀眼,從900米高的空中望去,好似幾粒璀璨的紅色夜明珠,閃爍著不滅的光茫,靜候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臨。天安門城樓兩側的觀禮臺上,擺滿了鮮花,準備迎接四海嘉賓。當晚的天安門廣場真是“火樹銀花不夜天”,美極了,她想喊:“祖國啊!您的藍天女兒,今晚在首都上空,祝您永遠昌盛。”

   首都國慶前夜之美給了苗曉紅巨大的震撼,60年來,它一直將這份激情珍藏在心底。這也是她今年為何要用重返藍天的壯舉,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苗曉紅,是我國歷史上第一位、也是唯一一位夜間飛趆天安門的女飛行員,她還是在飛安門上空飛行時間最長的女飛行員,為此她深感榮幸和自豪。

河北救災超低空給親人空投食品。1963年8月初,山東、河南、河北三省部分地區連降暴雨,造成特大洪澇災害,黨中央命令空軍運輸機部隊到災區空投食品和藥物。苗曉紅率機組投入了這場持久艱險的戰斗,每天要飛2至3次,4至6個小時。在近一個月的連續飛行中,她經受了考驗。有一次,苗曉紅機組飛臨目標上空時,她將高度降低到200米,但還是看不見空投目標。她想到地面有成百上千群眾急盼著飛機上的大餅充饑,等著藥品和救生噐材救生時,她勇敢地駕駛飛機下降高度至80米,穿出云層,終于看到了空投場。她用力撳響了空投鈴,將食品準確地投向目標區,數千名災民因她的勇敢無畏而得救。

 她之所以冒險下降高度,是因為她心中念念不忘人民的哺育之恩。她說:我從一名普通的中學生,成長為一名飛行員,花的全是老百姓的血汗錢,是全國人民養育了我們,是黨給我們插上了鋼鐵翅膀,黨培養的飛行員就要為人民服務。為災民空投食品藥物,只是我們給父老鄉親的一點小小的回報。

為救老紅軍超極限氣象條件著陸。1987年深秋的一個晚上,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苗曉紅從睡夢中驚醒,她聽到大隊龐副政委在門外喊道:“苗副大隊長,快回大隊有緊急任務。”她立即穿上飛行服騎自行車趕到大隊。很快接機組的車到了。在車上吳團長給機組下達任務:“你們去山海關接一位突發重病的老紅軍來京搶救。”到機場后,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檢查完飛機,辦好飛行手續。這時,301醫院的救護人員也趕到了。凌晨兩點多鐘,她駕駛三叉戟飛機從北京西郊機場起飛,穿過夜霧向山海關機場疾馳。

三點多鐘,飛機安全降落,此時病人已在機場等候,十分鐘后他們便起飛了。航行中一切順利,返回北京時已是清晨4點多鐘。當他們準備下降時,耳機里傳來了吳團長的聲音:“429,地面有霧,能見度只有一公里,而且在變壞。過近距導航臺還看不到跑道,可復飛去南苑降落。”團長的聲音使駕駛艙里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。如果復飛去南苑機場,又要延誤半個小時,而接病人的救護車和醫護人員已到了西郊機場,讓他們再趕去南苑機場,最快也得一個多小時。機上的老紅軍正處在垂危之中,隨時有生命的危險。對危重病人來說,時間就是生命,老紅軍可是國寶啊!怎么辦?機組當即商議決定,只要有一線希望,就不去南苑。三叉戟飛機進入五邊,高度在降低,速度在減小。已經接近近距導航臺了,艙外一團漆里,連城區的燈光都看不見。在雷達指揮引導下,他們繼續下滑,過近距導航臺,高度只有50米時,他們仍看不到跑道,前面是霧蒙蒙的一團灰暗。復飛還是落地,正在猶豫的剎那間,苗曉紅隱隱約約地看到了一溜閃動的燈光,躺臥在飛機下滑的延長線上。她判斷那就是跑道中心延長線上的引導行,說明飛機正對準跑道。此時耳機里也傳來吳團長的聲音:“429,方向高度好,減油門落地。”

在團長指揮下,飛機穿過重重晨霧,在超極限的氣象條件下,安全降落了。當機組乘車離開機場時,霧更濃了,能見度不足10米,汽車必須開大燈緩緩前行。此時,苗曉紅在心里暗叫了一聲:好懸,好險!1988年3月8日的《解放軍報》,報道了她這次歷險的簡要經過。

這次飛行,在苗曉紅三十多年的飛行生涯中,是最揪心,也是對她綜合素質最嚴格的一次檢驗,她這位藍天女兒交出了一份極為精彩的答卷。

暴風驟雨中安全降落。苗曉紅除執行軍事任務外,還多次幫助民航飛航班。改革開放初期,國內外乘機旅客人數驟增,中國民航運力一時難以適應新的形勢。為緩解這一矛盾,從1978年開始,苗曉紅所在部隊,派出部分飛機和飛行員加入民航航班飛行。

苗曉紅當時已是一名三叉戟飛機的機長,曾多次率機組前往廣州民航局飛航班。1980年夏天,她第三次到廣州飛航班。有一天,她飛廣州-桂林-廣州航線。在桂林機場降落之后,便抓緊吃飯和辦理返回羊城的手續,半小時后,他們載著100多名國外游客飛往廣州。

三叉戟是當時最先進的噴氣客機,很快便躍升到云層之上,頓時明媚的陽光照滿了機艙。飛機平飛后,她打開了自動駕駛儀,忙里偷閑地放松一下自己。頭頂是潔凈蔚藍的蒼穹,翼下是茫茫無邊的云海,航行在藍天白云之間,是飛行員最享受、最輕松的時刻。但好景不長,地面發來的天氣預報稱,雷雨正向廣州白云機場靠近。當他們到達機場上空時,地面指揮員命令盡快作小航線降落,說低云大雨即將到達機場。飛機四轉彎對正跑道準備著陸時,突然大片漆黑的云層覆蓋了跑道,視野內全是濃濃的云霧,根本看不到跑道。本來她已將油門減到下滑落地的小功率狀態,面對驟然變化的天氣,苗曉紅果敢地把油門推到全功率位置,一面拉桿爬升,一面對機組成員高聲喊通:“復飛!”這時耳機里也傳來了地面指揮員讓他們再作大航線降落的命令。當他們按儀表作大航線時,飛機又進入了烏黑的云層,云中紊亂的氣團,如同大海的狂瀾,時而把飛機輕輕托起,時而將飛機重重按下,金蛇般的電花不停地在舷窗上亂竄。面對強勁的氣流,她緊握駕駛盤,全神貫注地操縱飛機,盡力使飛機保持平穩,減輕顛簸。當他們穿出云層著陸時,又遇到了瓢潑似的大雨。密密的雨簾雖嚴重影響她的視線,但她憑著多年練就的雨天著陸的本領,在機組的密切配合下,安全平穩的降落了。

飛機在指定位置停穩關車后,她才感到內衣已經濕透。這時乘務長走進駕駛艙,說乘客要見機長。當苗曉紅走進客艙時,乘客一個個都呆住了,都用驚異的目光盯著她,顯然他們都不相信她是機長,因為當時民航還沒有女飛行員,更沒有女機長。乘務長一見這情景忙用英語介紹道:“這位就是大家要見的機長,苗曉紅女士,全天候飛行員。”她話音剛落,客艙里頓時暴發出雷鳴般的掌聲。一位華裔老太太將一面寫著“祖國強盛,華人榮耀”八個燙金字的、他們旅行團的隊旗送給她,并拉著她的手激動地說道:“漂亮的女機長,我代表全體乘客向您表示感謝,沒想到您是女機長,飛得這么好,中國女飛行員了不起!”掌聲和叫好聲再次響起。

苗曉紅送走客人后,久久地站在機艙門口,激動的心情難以平靜。此時,是她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。作為祖國藍天的女兒,她感到無比自豪。

在30的飛行生涯中,苗曉紅立三等功三次,二等功一次。

著書立說書寫“女飛”傳奇

1988年12月18日,苗曉紅因飛到規定最高年齡而停飛;1989年5月19日,她脫掉軍裝退休。但作為一名軍人、黨員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退休,只有戰斗崗位的轉換,入黨時在黨旗下宣過誓,要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。她雖然告別了藍天,告別了駕駛桿,但她仍情系藍天,她要用筆桿在“女飛”的歷史空域里繼續飛翔,而且飛得更精彩。

世界上第一位女性駕機上天已有110年,中國婦女飛天也有104年,已有數千名女性翱翔藍天,她們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動人事跡。她們的亊跡是一筆極為珍貴的精神財富。但中國至今沒有一部介紹她們事跡的歷史讀物,于是她決定將她們的事跡挖掘出來,讓“女飛”精神傳承下去,為我國的婦女航空亊業做貢獻。

退休后,苗曉紅幾乎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寫作之中。經過8年多的埋頭寫作,1998年她完成了《我是藍天的女兒--一個專機女機長講述的故事》一書的創作,2000年12月由藍天出版社出版發行。這是一本自傳體的紀實文學,主要講述了身邊眾姐妹們飛行生活的真實故事。該書出版后,空軍政治部作為傳統教育教材下發飛行部隊,飛行人員人手一冊。該書在社會上也產生了較大影響,一些報刊包括國外的華文報刊刊豋了該書內容。中央電視臺“讓世界了解你”欄目中介紹了她的簡要事跡。她還被空軍政治部評為2006一2007年度“空軍先進離退休干部”。

各級黨組織的鼓勵更加激發了她的創作熱情,她又用了兩年多時間,完成了《共和國首批女飛行員》一書的創作,2011年9月由《人民日報出版社》出版發行。本書全面、真實、生動地介紹了新中國首批14名女飛行員的傳奇人生。該書出版后不僅社會反應很大,《北京青年報》等多家報刊連載轉載,北京、河北等電視臺錄制了專題片。同時得到了空軍領導和機關的肯定和鼓勵,空軍政治部購買了一千冊,并專門派人到她家慰問。苗曉紅還作為特邀代表,出席了空軍舉辦的“紀念空軍第一批女飛行員首飛60周年”的活動,受到了許其亮等空軍首長的接見。

2017年苗曉紅與老伴何孝明合作完成了長篇小說《女人的天空》的創作,仍由《人民日報出版社》出版發行。《女人的天空》實際上是一部電視劇的文學劇本,主題十分鮮明:人民群眾用血汗培養出的女飛行員,就應該回報人民,全心全意為人民飛行。該書剛一問世,便被一家影視公司買走版權,他們要將該書改編成電視劇。

在寫書的同時,苗曉紅還在報刊上發表了近百篇文章。她的創作活動全是自發的,沒花國家一分錢。她家的收入除支付孫女的教育費和維持清貧生活外,其他部分全用在買書寫書上。她家沒有一件名貴家具,更沒有古玩字畫,她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,拍電視時,還得找人借衣服應景。她家客廳面積不小,但無一件裝飾品。和空空如也的客廳相反,她家書房卻滿滿當當,藏書一萬多冊。凡到她家參觀的人,無不為她家客廳的寒酸,書房的富有而驚嘆。

重返藍天挑戰自我

2017年,《女人的天空》出版后,苗曉紅與老伴便著手他倆第6本書,即《中外早期婦女航空史話》的創作。這是最難寫的一本書,因年代久遠,史料太少,而且兩人都已80多歲。但為了填補這段歷史的空白,二老克服種種困難,深入到“女飛”較集中的上海、南京、長沙、湘潭、深圳、香港、中山、開平、恩平、臺山、昆明等城市收集資料。托親友在國外幫助收集史料,購買圖書。僅寫此書購買的參考圖書就多達兩百來本,發往國外的問詢函三十余封,走訪有關人員20多名,而這些費用都是二位老人自己承擔。而這些費用都是二位老人自己承擔。而這些費用都是二位老人自己承擔。本書即將由《人民日報出版社》出版。

在撰寫本書時發現,外國有不少女飛行員,八十多歲還在飛行,有的還參加飛行比賽拿冠軍。她們的事跡對苗曉紅觸動很大。她想:我是共產黨、新中國培養的女飛行員,應該不比她們差。中國是“女飛”大國,不能留下無高齡“女飛”的空白。再者,自己不能光當“女飛”精神的宣傳員,更應當“女飛”精神的踐行者。“敢為人先”是“女飛精神”的重要內容,于是她萌發了“重返藍天”的意向。

今年是新中國建國七十周年,人民空軍建軍七十周年,還是世界婦女飛天一百一十周年。她決定用重返藍天的實際行動,向三大節日獻禮。也是為了挑戰自我,激勵后人。經過近半年的身體鍛煉、心理調整和五月二十一日一個多小時的帶飛訓練,五月二十八日在北京平谷區石佛寺機場,停飛三十年后她又駕機重上云霄,填補了我國沒有高齡女飛行員的空白,圓了她重返藍天的夢。

真正了解苗曉紅的人,對她重返藍天的壯舉不僅不會感到意外,反而認為是順理成章的事。只要時機成熟,她肯定會這么做,因為她是藍天的女兒,一生眷戀藍天。

苗曉紅的沖天一飛,社會反響巨大,中央電視臺的四個欄目對她的壯舉進行了大量報道,給予了極高的評價。特別是“新聞聯播”,用5分鐘播放她重返藍天的事跡,在國內外引起轟動,她很快成了“網紅”,成了“硬核奶奶”。 面對如潮的好評點贊,苗曉紅在異常激的同時,仍保持一顆平常心。面對媒體,她反復強調自己只是普通的老人,重返藍天也是平凡小事,任何一名老飛行員,只要身體硬朗,只要想飛,敢飛,都能飛。她表示,對領導和媒體的高度評價,她受之有愧。她決心加倍努力,做好自己,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作貢獻,回報祖國和人民的厚愛。

中國交通新聞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交通報”、“來源:中國交通新聞網” 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交通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 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交通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中國交通新聞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新媒體

熱門推薦更多>>

問計于民問計于網

圍繞黨中央、國務院重大決策部署和交通運輸部黨組中心工作,傾聽群眾呼聲、查找突出問題、吸收基層智慧,更好服務人民、服務大局、服務基層。

吉林时时彩预测稳赢